上海图书馆未编古籍 新发现两部宋元刻本
( 2018年6月12日 )


  近日,上海图书馆古籍整理研究同志在未编古籍书库进行清点时,无意中发现两部珍贵版本:宋刻本《杜工部草堂诗笺》一部一册,元刻本《书集传辑录纂注》一部四册。以上两部新发现古籍,均为现存罕见品种,具有极高的文物及文献价值,可以说是近二十年来上图整理未编古籍最为重要、最引人注目之发现。

  第一部为《杜工部草堂诗笺》五十卷,宋蔡梦弼撰,宋建刻本,存一册,为卷二十至二十一,共二卷。钤有“季振宜字诜兮号沧苇”印,为清初藏书家季振宜旧藏品。此本今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有一部,存三十九卷(一至十九、二十二至三十五、三十九至四十一、四十八至五十),也有“季振宜字诜兮号沧苇”印,知上图藏此册原与国图藏本为同一部,在流传中分离二处。此为南宋宁宗嘉泰元年(1201)成书后建阳第一刻本,刊刻精美。

  第二部为《书集传辑录纂注》六卷,元董鼎撰,元至正十四年(1354)翠岩精舍刻本,存四册,为卷一至四,共四卷。有“至正甲午孟夏翠岩精舍新刊”牌记,“至正”二字留白。钤有“顾湄之印”,知为清初学者顾湄旧藏品。此本今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有一部,仅二卷(卷一至二),为明洪武修补印本。上图藏本存四卷,且未经修补,保持元本面貌。

  两部版本的发现,不仅在于其目前在中国大陆范围内收藏流传的罕见,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;更在于它们的出现,促成了两部古书文字内容的完整,有可能在工作本层面推进学术研究。

  蔡梦弼《杜工部草堂诗笺》,后来有元刻四十卷本,经后人编次,凌乱错漏。黎庶昌刻《古逸丛书》曾据元本影刻,习见易得,学者使用较多;而此宋刻真本,尽管能保持文字原貌,但因残缺不全,反而没有得到充分利用。可以说,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学者限于条件,大多只能依据一个误本作为研究的基础。近年中国国家图书馆曾将馆藏两部宋刻本配合影印入《中华再造善本》,也只得四十八卷,缺了二卷。上图这次发现的二卷,恰好弥补这一遗憾,可以配出一个完整的五十卷本。

  董鼎《书集传辑录纂注》,元至正翠岩精舍本为董书第二刻本,明代未见刊刻,清康熙年间有《通志堂经解》本,较为通行,但文字有讹误。由于目前中国大陆收藏的翠岩精舍刻本残缺不全,学者只能退而求其次,以清刻《通志堂经解》本作为工作本。上图原来藏有一部翠岩精舍本,缺失第一卷及刻书刊记。这次又发现一部,二者相合,适可配出一部完整的元本。


收藏 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博评网